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小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你是有根的,这让人欣慰” ——"第二届北京新青年影像展"前言  

2011-08-23 13:0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小鲁

                                  一

     北京青年独立影像展今年更名为北京新青年影像展,但其内容仍是一个"独立电影"的展览。更名前后,“青年”二字一直是关键词,其实它最早使用的时候,首先是用以区别其它影展的名目。其次“青年性”也是一种追求,它代表一种品质,一种青年精神。青年阶段“不谙世事”的心灵涌动,促成了一些美好事物。另外它还折射了一个事实,独立电影这个领域,经常是年轻人保持着最充分的热情。独立电影的作者队伍里年轻人最多,做独立电影的人到了一定年龄,独立的热情就减少了,有些人就从这个队伍里脱落了出去。当然此非尽然。


      但独立电影不是青春期的盲动。独立电影的重要性,一直被低估了。当我们去追溯“独立”二字的内涵,我们会发现,在中国追求现代意义上的“独立”,从晚清就已启动。梁启超认识到,国家不独立,乃是在于个人的不独立,在于缺乏“独立之德”。鲁迅对梁启超的思想进行发扬光大,认为奴隶之邦,如何能有朝气和创造力。独立之大业的追求,和西方启蒙主义在中国的百年涌动是同一种力量,它断断续续地追求着一种新人的出现。它在前行和发展中曾受到各种阻挡而中断。80年代重新接续了这个脉流,经过80年代的新启蒙主义培养,加上其它契机,中国独立电影在90年代产生了。


        “独立电影”的“独立”,和百年前思想家提到的独立,有着相同的内涵。百年来追求的“新人”,他可以独立思考,外部权利受到尊重,内部个性得以发扬,这个新人正是独立电影作者的理想形象。他具有饱满的“独立之德”。我们有时候把独立电影称为作者电影,意义也在于此。


      明乎此,我们就会看到独立电影的位置。因此独立电影的追求,在根子里与百年中国人的现代追求是一脉相承的。它其实是非常深刻地借助了这个现代资源,只是学者们很少分析到这一点,而创作者也往往对此缺乏明晰的自觉意识。但是这个历史的规定性一直深刻的存在着。对独立电影的文化理解,无法脱离社会环境和历史来做纯粹的艺术分析。它是美学的,也是文化的,是社会的,是广义的亚里士多德、阿伦特所界定的政治的,当然也是历史的。


    从这些维度和方向去观看,我们会发现独立电影是时代的泥土里生长出来的奇葩,我们的影展是奇葩之展。独立电影是有根的,是与厚重的历史土壤、现实土壤相连的。这跟很多昂贵的但是却失去现实感的视觉艺术形成对照。它所具有的力量,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显示出来。它是起于青萍之末的那一股微小气流。


       独立电影是我们社会发展的一个衡量指标,这些由真诚的表达所形成的作品序列,成为社会发展的精神档案,它纪录着社会发展的品质和这个国家每个阶段的精神境界,当然,同时也显示着作者的自我解放的程度。

      

         独立电影作为有根之木,它来自尘土,来自心灵深处。“有根”赋予了它的天然合法性。它有存活的权利,任何企图扼杀它的力量都是不正当的,影展的任务是提供给它一个呼吸空间。而对于作者来说,影展提供一个场面,带来一些人群,形成一种彼此交流和互相启发的境遇,这有利于年轻导演形成一种更为充分的文化自觉。对于观众来说同样如此。而对于策划者来说,独立影展还是一次社会自组织的实验。



         二


      本届北京独立青年影展在单元设计上也有变化。去年的年度主题是“十年”。今年独立影展则划分为三个单元,增加了青年竞赛单元、年度邀请展单元和奥地利单元。青年竞赛单元接受导演的前两部片子,旨在鼓励新人。选片方式包括影评人推荐和从自发投稿中筛选。年度邀请展则邀请一些经验丰富的导演的新作品,这些作品是我们从最近两年众多优秀作品中挑选出来的。奥地利单元则展示了奥地利国家的数部独立电影。

     从第一届开始,我们就一直没有剧情片单元和纪录片单元的划分。今年也没有做这个区别,在评奖中也不刻意从剧情和纪录片中分别挑选,只是评出两部评委们认为值得推荐的优秀作品,名为“影像新青年”奖。不刻意作剧情与非剧情单元设置的划分,并不是说剧情片和纪录片的界限已经取消。这是一个理论问题,此不赘述。

      今年青年竞赛单元挑选了接近20部影片。在选片过程中,感受最深的是在新人的创作中,我们看到我们所生存的环境的奇观化。奇观化不是作者刻意追求的,是从我们生存境遇中所随意的“取一瓢饮”。这个奇观化证明着我们生存环境和我们的心灵生活的悄然质变。我们还看到一批年轻导演带着绚烂的光辉出场。他们带来了新的观物和感物的经验,比如女导演邹雪平的创作。也许她的影像方式都可以找到其借鉴的来源,但是那种与客体碰撞时产生的特殊境遇永远是新颖鲜活的。她在建立一种自我理解与理解他人的方式。

       年度邀请展里“老导演”的作品也十分可喜。我们看到一种持久的力量。这些创作者多为中年人,年龄差别也比较大。这个群体在以前是不曾有过的。相对于中国的人口密度,他们的数量其实并不多。但是他们带来一种社会示范。当独立电影与一种中年人(从30岁到50岁余岁)的生活结合,那代表着一种精神的纵深掘进,一种新的生存方式就在我们的生存模式和工作体制中被深刻地开拓出来。

      今年的评委队伍多是传统意义上的“业外人”,除了第五代导演吕乐以外。独立电影不应该是一个封闭行业,它所具有强烈的公共性,应该使其成为一种总体性的艺术,应该拥有一种类似文学一样更为普遍的与大众相遇相亲的可能。老贺一直强调要做一个跨界性的交流,这个评委阵容也许部分实现了这个愿望。邀请他们来,主要并非是请他们把奖评出来,而是希望他们能为独立电影贡献意见。评委组还包括朱其、李静、狗子、冯秋子,他们是作家和文化评论家。我们希望独立电影的交流不要过分圈子化,要让独立电影进入更多思想者的生命经验,使独立电影得到更为扩大的言说与散播。  

  评论这张
 
阅读(11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