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小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南方的电影,南方的质感  

2010-03-18 09:3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世纪经济报道》于2009年2月发表。

 

    近日看了两部刚剪辑完毕的新独立电影:王笠人的《刺青》和杨海君的《云娜》。它们有个共同点,都是生于南方的导演对故乡的表述。很多独立电影人多年来身处异乡,如今回到故乡捡拾自己熟悉的素材,且多在电影中使用了家乡的方言。也许可以称这其中的一部分为“方言电影”。这方言来自相对于大城市的“小地方”,外省人、乡下人的言谈在屏幕上被展现,可以看作一个美学现象。

    发现这是一个美学现象,是经朋友的提醒。我曾为拍一部纪录片在西北和北京两地选点,那位北京籍的朋友建议我去外省:“你看看现在电影都在用方言,听外地人说话多有意思啊,现在谁还喜欢听普通话呀!”仔细回想一下,我发现方言电影的兴起似乎是与中国独立(地下)电影的兴起同步的,而方言的发现其实与中国电影中基层个体的被发现相一致 。从最早贾樟柯的汾阳,到现在耿军的黑龙江(《青年》),韩杰的山西孝义(《赖小子》),翁首鸣的福建(《金碧辉煌》),蔚成风气大观。

    不过描述南方“故乡”的独立电影,数量上要少许多。最近这两部独立电影中,《云娜》主要使用了浙江沿海地区方言,在福建福安拍的《刺青》由专业演员出演,使用的方言少一些,但导演说他本来是想用更多方言的,只因精力财力限制而不能实施,不过这片子还是不可避免地呈现了导演故乡的气候和地方色彩,故事设计和当地生活特征也是融为一体的。《刺青》比《云娜》故事性要强,而《云娜》则更专注于一个客观的空间,对人性刻画要弱一些,空间则在观众那里留下了强烈印象。

    长达三个小时的《尼娜》用了大量长镜头:特写长镜头和景深长镜头,把地方特色描绘得十分充分。导演说,当一个镜头的长度超过了叙事需要,这个镜头就会产生出一些新的东西来。这新的东西对我来说,是使我逐渐把对影片叙事情节的期待转向了对这个空间和其中物体的感受当中。

    电影有三个故事单元:一个对工作不满意的商场收银员在这个城市里游荡;三个同学在商量如何去上海发展,他们有时候去酒店按摩;一个来自北方的坐台女,银行职员对她产生了模糊的爱情。三组人物彼此不相识,但却经常出现在一个空间里,空间是将三个故事联系在一起的方式。电影具有很强的实验性,也有一些瑕疵,有一些地方语意指向不明,但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电影通过人物行动,引领我进入了这个比内地某些中等城市都要干净亮丽的小镇的各个空间——码头轮船、附近腐朽的动物尸体、正在兴建的楼房和厂房、女工在车间里工作、灯火通亮的服装超市、海鲜、彷徨的年轻人在河湾上的建筑里远眺。电影有时候使用固定镜头长时间拍摄厨房的一角,有时候使用缓慢的摇镜一寸一寸地把某个临水的建筑物展示出来,它使我看到了这个小镇的综合形象,并使我对那个地方进行了长时间的体验。

    这形象与北方的“小地方”完全不一样,虽然我有在南方生活的经验,但这个形象仍使我惊讶。江南自古称繁华,且风光绮丽,我担心这样的地方作为外景地,要好好设计一番才能拍出一种“底层的质感”来,不然就会拍成一个类似于风光片的东西。质感是物体本有的“真实感”,在南方的烟雨小镇,摄像机启动,事物如其所是,又有什么不真实的呢?其实我们通常所说的质感是要求被拍物能与电影的情绪基调相协调一致。北方的景致似乎更容易传达一种基层中国的质感,那里缺乏水分和热度,树木不能四季滋荣,小地方生活环境糟糕,这些都有助于渲染一种匮乏的感受。由于开发早而在自然和社会景观上都要富态的南方,更容易传达一种“过剩”的气氛。当然不可一概而论,即使南方的景观中不可避免地蕴藏着独特的社会内涵,但南方也有阴郁的天气,房间里也有阴影,关键是如何选择拍摄角度来传达一种基层社会的生活感受和暗昧情绪。

    《云娜》在“小地方”拍摄,但片中的房间采光都不错,房间的视野也非常好,真正是“户藏烟浦,家具画船”,北方的深仇大恨在这样的地方将演变为罗愁绮恨。在这样的氛围中传达欲望和人的彷徨无助,是一个新的美学经验。

    王笠人的《刺青》有点混杂黑帮片的性质,故事设计里传达了强烈的情绪倾向,再一次显示了导演的诗人气质。乡镇上的一群青年游手好闲,靠盗窃和一个卖淫女子为生,最后彼此之间以及与镇上黑势力之间发生冲突,最后走向穷途末路。片中青年们缺乏一种自我反省,使他们必然身陷绝境。看片的时候,我觉得它的画面太亮,有些夜景打了很高的光,画面很美,但质感却减弱了一些。记得拍摄前与导演聊天,他一直强调这个片子将使用减色效果,背景是烧荒后的浓烟和大片乌云,我想还是之前的设计更恰当一些。

    这个画面效果的未能实行,其中有导演的苦衷。独立电影导演们回自己的故乡一带拍片,往往不受地方政府的欢迎。王导在拍摄中间被迫改换拍摄地点,以前选的景都不能用了,而又有拍摄周期逼迫,只好重新草草选就。这是独立电影制作中比较普遍的现象,包括拍摄故乡的电影在拍摄完毕后不被当地官员和有官员思维的普通人喜欢,贾樟柯和韩杰的电影也遭遇过类似的局面。

    但事实上,比如,通过贾樟柯的电影,汾阳拥有了很高的知名度,观众对汾阳人有了某种亲切感。个人与地方的经验一般只留在一己的记忆里,若不被书写、不进入公共交流的领域就无法成为公共记忆。一个地方若没有得到文化的表述与评价,这个地方在文化版图上就不存在。也许该欢喜又有两个“故乡”被电影之灯照亮。


  评论这张
 
阅读(13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