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小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决裂》:我读的第一本书  

2008-06-10 12:4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幼年读的第一本书是什么?说来难以置疑信,是《决裂》,那本书应该是我父亲的书,他年轻时算半个文学青年,当年他曾与写《金光大道》的浩然共事并做了几年的干事,所以经常会有一些这样的书,后来据说烧了一些,但这本书不知道为什么留下来了又在多年之后到达了我的手里。我记得很深的是那个贫下中农青年背着猪娃去卖猪,走到了一个考场边上,监考老师走过来,抓起他的手掌看,于是对着考生们说:同学们呐,你看看这双手,啧啧,这双手上的老茧,就是考试成绩!于是他被录取了,考试成绩高的似乎就没被录取。

  情节大概如此。我当时也看了后也觉得很激动,觉得的确应该录取那个卖猪娃!这本书我猜对我的毒害不会很小,那天还有人跟我开玩笑,说我有点民粹精神。我就追根溯源,这是不是受到我童年看那本书的影响呢?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卖猪娃的原型是张铁生,他也并不是那么又红又正,现实中的他当年也并没有交白卷。

  下面转贴金汕老师写的一篇博文。金老师在生活中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好人,在写作方面则是言简意赅、很少废话的的作家。他在这篇博客里说张铁生这些当年延误了无数人青春的家伙,如今都落了个好下场。金汕说:“历史常常捉弄人,那些领头逆历史潮流而动者常常毛发无损,而追随的芸芸众生却被历史抛到一个可怜的境地。”

  

 附:看两位文革风云人物近照有感(金汕)

《决裂》:我读的第一本书 - 王小鲁 - 王小鲁的博客 《决裂》:我读的第一本书 - 王小鲁 - 王小鲁的博客

《决裂》:我读的第一本书 - 王小鲁 - 王小鲁的博客 《决裂》:我读的第一本书 - 王小鲁 - 王小鲁的博客

分别是现在与文革中的张铁生、黄帅

 

最近看到文革两个风云人物的照片,勾起我30多年前的回忆。一个是小学生中的楷模黄帅,一个是“白卷英雄”张铁生。黄帅当年“反潮流”风光了一把,记得1974年人民大会堂国庆晚会,黄帅也上了主席台,与叶剑英、李先念乃至江青、张春桥近距离接触,好不风光。

事情起源于1973年12月12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并加长篇编者按语。“小学生”是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第一小学五年级学生黄帅。黄帅的信是10月21日写的,里面大批“师道尊言”。文革初期,造反学生对老师想批就批,红八月甚至想打就打,本来中国几千年来树立师道尊言的秩序是那样深得人心,文革居然能够彻底打烂。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在考证中国历史后,在临终前忧心忡忡地说:“文革是中国历史上的恶性断裂。其全部后果将持续地影响中国至少几十年......”。事实证明,也许几十年都是不够的。

黄帅当时上小学,即使犯政治错误也应该由监护人负一定的责任,而当时的政治气候也的确有极大的诱惑力,一个举动会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人物,用当今包装歌星的办法,可能几亿元都没有这种效应。黄帅身后的人肯定有政治企图,而恰恰中国头号棍子姚文元做了批示,《人民日报》1973年12月28日全文转载了《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和《北京日报》的编者按语,并再加编者按语。《人民日报》的编者按语说:“黄帅敢于向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流毒开火,生动地反映出毛泽东思想哺育的新一代的革命精神面貌。”“在批林整风运动中,我们要注意抓现实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思想的斗争”。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迅速掀起了“破师道尊严”,“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浪潮。很多地方树立了黄帅式的反潮流人物。我的一位朋友国燕说,她和黄帅是同代人,她小学的时候成天学习黄帅,学的不少学生总想和老师对着干,很多同学学业就荒废了。

另一位“白卷英雄”张铁生出名比黄帅早几个月,1973年7月19日,《辽宁日报》头版头条以《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为题,刊登辽宁省兴城县白塔公社下乡知识青年、生产队长张铁生的一封信,张的信写在辽宁省大学入学考试的物理化学试卷背后。信中说:“本人自1968年下乡以来,始终热衷于农业生产,全力于自己的本职工作”。“说实话,对于那些多年来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们,我是不服气的”,“希望各级领导在这次入考学生之中,能对我这个小队长加以考虑为盼!”这封答卷上的信被毛泽东的侄子、中共辽宁省委书记毛远新得知,毛远新当时虽非政治局委员,但其对政治的掌控力要远远高于政治局委员。他将原信作了删改,指令《辽宁日报》发表,并在编者按中说:张铁生对“物理化学这门课的考试,似乎交了‘白卷’,然而对整个大学招生的路线,交了一份颇有见解、发人深省的答卷。”8月10日《人民日报》转载了这封信,其后,《红旗》杂志等也纷纷转载,发表评论,说搞文化考试是“旧高考制度的复辟”,“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反扑”。张春桥说这是“反攻倒算”,江青称赞张铁生“真了不起,是个英雄,他敢反潮流”。张铁生被破格录取上学,并担任全国人大常委,这真是古今中外的考场都不会出现的荒唐事。其实张铁生的语文是38分,数学得61分,物理化学得6分,虽然属于学习差等生,但并未交白卷,为了政治需要,他也接受了白卷的称谓。很多有为的青年就因为这个楷模失去了学习的机会,而不知趣的是,张铁生自不量力,还积极参与政治,成为“江青反革命集团的马前卒”,最终用蹲了几年大狱对他做了报应。

那段历史不堪回首,黄帅、张铁生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的确害了不少人。列宁说过,青年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张铁生是青年人,黄帅更是乳臭未干,如果他们能对自己的行为有些歉意,人们会原谅他们。但是同不少文革风云人物一样,人们并没有看到他们的忏悔。

最近看到他们的近照,感到时间的沧桑。黄帅已经成为中年妇女,但知识女性的气质不凡。她最早加入了留学大军,可以说前程一点没耽误。而很多受到她蛊惑的学生,不少已经下岗或者碌碌无为。张铁生虽然50大几,但远比同时代的男人精干帅气,据说他的生意不错,已经是千万富翁。那些因他而失去求学的人,也是下岗者比比皆是,其容貌大多垂垂老矣,过早地成为老头儿。

历史常常捉弄人,那些领头逆历史潮流而动者常常毛发无损,而追随的芸芸众生却被历史抛到一个可怜的境地。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