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小鲁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独立影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异端的影像:帕索里尼谈话录》  

2008-03-06 11:3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碟片黑市的畅通,使我们前几年就知道了帕索里尼,碟面上会以他的不体面的死亡做宣传:他是被一妓男棍杀的。而我们对于他的强烈印象,其实主要是来自《索多玛120天》。这个电影把故事时间放置在墨索里尼时代,故事的雏形却来自萨德的小说。电影中有一群美少年被置于城堡内,他们被权利者控制着,先是被凌辱,玩虐待游戏,最后被虐杀,此一过程中,少年们认同了法西斯政权里的逻辑,互相告密。
    导演帕索里尼的意图是明显的,他反对那个法西斯社会的权利结构,认为人在其中,再无辜也必定最后成为那个体制的一部分。这是导演所渴望展现的理性呼吁,但我们作为观众,在异代异地,很少能有人进入他所设计的理性空间。我们看这个电影的时候,经常被他所展示的奇观所震惊——里面有集体裸体的场面,有人听着巴赫的音乐,读着庞德的诗章,然后拿鞭子抽打少年,让他们学狗叫,电影最后还有逼真的割舌头、割头皮的场面——这的确是让人震惊,但这里的震惊,却并不一定必然使人产生控诉的情绪,因为年代的隔膜,时代背景远去,人们感受不到那种社会压迫的具体力量,震惊最后却极可能变成一种美学思绪,一种如同看恐怖片时的刺激,即快感。
    这就是帕索里尼电影的悖论。即使在当时,我觉得他对于那些极端的罪恶场面的展现,也是其电影用来吸引人的手段之一。我这么说并不是犬儒主义的态度。帕索里尼反对消费主义,但是商业性和消费性是电影与生俱来的本性之一。这就像好莱坞或者香港的某些电影一样,当观众看到某些犯罪情节时,往往希望那犯罪成功,比如性犯罪,我们其实经常会希望犯罪者得手,这一点其实也在导演的考虑之中,电影使观众宣泄了其犯罪欲望,这是一种于社会无害的虚拟性满足。帕索里尼当然不是娱乐片导演,但在观众接受过程中,却永远存在着上述特点,因此我们不能不说,在某一点上,他把墨索里尼时代人们的受难给娱乐化了。
    帕索里尼在《120天》展示那些淫秽、扭曲的场面,目的自然是对社会的控诉。我看帕索里尼的电影,社会控诉的情绪都极其强烈。比如在他早期的电影《乞丐》里,主人公尽做坏事,把女孩变成妓女,然后收取费用,但导演却对这些无产阶级坚持同情的态度的。他借主人公的口,表达了对社会的控诉:社会是个大垃圾!我要把所有人杀死!
    我在其他地方撰文说过,这种控诉当然是可以的。但是他为什么要控诉,电影要在剧情上有个相对充足与可信的交代,那样电影才能超越时间,让所有时代的人理解。今天我们若不去读他的文字资料,不去了解电影所安置的时代及那时代的社会特征,我们也许永远无法理解这位坚定的革命者的作品。我对于他的电影的一个评价就是:空洞。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对电影中表现的那些愤怒的情绪的产生,往往缺乏交代。
   他这样做也许是有原因的?我一直想阅读关于帕索里尼的文字资料,但是很少。国内似乎只译介了他的小部分理论篇章。帕索里尼谈话录的出版使我接触到了更多的材料,也印证了我的一些看法和猜测。帕索里尼相信马克思主义,但他与一般的相信者不一样,他的更多的思想倾向,也许来自于古罗马时代就形成了的文化记忆。早在神父哲学的时代,古罗马有着对贫穷与纯洁的生活方式的信奉,这些在当时被广泛信奉的思想会沉浸在民族血液中。帕索里尼的父亲是小资产阶级,而他敌视父亲,亲近母亲。他的母亲是农民,保留着古朴的生活方式。帕索里尼用母亲村子的方言写诗,他喜欢谈论穷人,因此被称为民粹主义者。他喜欢表现穷人,因为他发现能在穷人身上“找到远古的意义”。书中评论者写道:“帕索里尼寻找古老的面孔、原始的独特的自然景色、圣洁的生灵、古老神圣情感的表达。”
      看来他对古老的神性有着深刻的眷恋,这浸润他的潜意识里,同时他又对那前现代的乡土以及朴素的生活方式有着美好的向往,这被马克思主义的部分理论所唤醒,也许里面有着误解,但在许多方向上,两者间经常有很深的契合。他对于一切资产阶级的东西、消费主义、权利结构,一概表示厌恶和仇恨。这就是为什么他能那么有信心地去表达一种对于无产阶级的同情的原因。
   但是,当他在认同穷人的时候,其实意大利的无产阶级已经逐渐发生了变化,房地产投机和消费主义使罗马郊区的游民被迅速改变了。正像当年的美国或者今天的中国一样,早年的朴素的无产阶级逐渐被变为小资产阶级,而他们本人也非常乐意。这个变化使导演感觉到心痛。当年他去美国的时候,他觉得美国的空虚是因为缺乏一种马克思主义文化。而这个文化,在意大利也逐渐不合时宜了。所以看他的作品,即使是当时与他做访谈的人,也经常会觉得他的那些情感过于强烈,有点令人难以接受。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承认帕索里尼为我们提供的一个向度,他反对消费社会的理由有一些是值得我们来领会的,他说,“在消费社会,进取心对个人是必要的,而顺从姿态,比如一个恬淡寡欲的甘受命运摆布的老农民,在今天一无是处。他必须争取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就这样,突然间,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一个个小希特勒!”
   那个老农民所代表的价值,在今天来看,几乎完全是负面的了。而帕索里尼的大多电影,都是以极端的方式,表达了一种对老农民与古老神性的追念。今天这个时代看他的电影,也许特别的不合时宜,但也因此,他所展示的那个向度显得十分可贵。是的,不合时宜的事物往往对于那个时代是有益的,因为它告诉了我们有其它的方式可以去遵循实践,这拓宽了我们活动的空间,且给予我们精神的发展以更多的参照。

(为《新京报》书评周刊撰写,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